欢迎访问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廉洁读书门户网站! 让读廉洁书、行廉洁事、做廉洁人成为一种时尚、一种追求、一种自觉、一种习惯。    登录 返回首页

第六届廉洁读书月优秀征文:《腐败与反腐败的经济学》读后感

返回上级 浏览次数:15 作者:范灵浩 上传时间:2017/07/27

《腐败与反腐败的经济学》读后感

                                                            范灵浩(惠州)

   

      之所以在纷繁的廉洁图书中选择了兰小欢的这本《腐败与反腐败的经济学》,主要是在财税部门工作的缘故,再者是因为习近平主席在2015年访美的一次晚宴演讲中强调,“中国的反腐不是政治斗争,没有‘纸牌屋’”,使得读者更有兴致从经济学的角度去探讨和思考腐败和反腐败的问题。

  《腐败与反腐败的经济学》一书编译了国际上已经发表的12篇关于腐败和反腐败的经济学论文,文章内容虽不涉及中国,且加之是编译论文,实话说,是有些艰涩难读,但其中对既有研究的总结、关于腐败机制的理论探讨、测量腐败的实证方法和对腐败现象的分析等内容,有助于读者更深入理解腐败现象。

   所谓“腐败”,可简单地定义为“以公权谋私利”。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如果经济学是供给与需求的关系,那么腐败就是权力的供给与需求,也包括成本与收益。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官员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扮演着经济人的角色,并以实现效益最优化和效用最大化为目标。

   从表象论“如何反腐败?”,读者认为主要从使掌握公权的人“不想腐”、“不敢腐”和“不能腐”出发,而三者实质上是关于制度的问题。

一、“不想腐”是人事制度问题,事实上,现有官员的选拔与任命制度对挑选出“大公无私”的人,确无十分把握,但从国外一些成功经验看来,“高薪养廉”的激励制度有利于减少腐败现象。书中便是列举了瑞典从17、18世纪欧洲最腐败的国家之一,一跃成为各项腐败排名中的最清廉国家之一,主要原因是依靠提高公务员薪酬和减少行政管制。

二、“不敢腐”是严惩机制问题,强调提高腐败的代价,即严惩腐败份子。用经济学家的话说,腐败的遏制归根到底取决于成本和收益比,腐败贿赂受到严惩,这样腐败就会受到抑制,反之就会造成泛滥。美国学者罗伯特·克利特在《控制贪污腐败》中也提到:腐败动机=贿赂-道德损失-(被发现和制裁的机会X所受处罚)>薪金+廉洁的道德满足感,这个公式意味着要有效遏制腐败,就要提高腐败成本,使腐败从“低风险、高收益”行为变为“高风险、低收益”行为。

三“不能腐”则是指建立完善的政府权力运作机制。正如孟德斯鸠所说的,“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到界限的地方才休止”。

资深媒体人罗振宇在其《罗辑思维》一书的“反腐到底反什么?”章节中提到,“贪污腐败说到根子上是一个生态问题,是一个系统问题,说到更根本的根子上,是一个信息问题。只有我们有了更开放的信息通路,只要我们能够把更多的事实放在新闻媒体面前,供大家监督,只要官僚系统内部敢于做类似于官员财产公示这样的事情,把内部的信息,曝露在阳光之下,贪污腐败当然就可以根治。”

罗振宇先生的观点主要是把根治腐败寄往于健全“信息公开”制度,打造阳光政府上,虽然语气过于肯定化,但也有一定的道理。该观点使读者想起2013年公务员面试的一道题目:“公务员试行财产申报,你怎么看这个事情?”财产申报就是“信息公开”的一种,也确实是反对腐败的一项重大举措,有利于约束公务员行为、防止权力腐败。不过,关键还得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比如财产申报的行政成本、真实性和可操作性等,好的政策,需要执行到位才发挥其效。由于司法对于贪腐行为是实行有罪推定,即发现有与当事人不符的收入和资产时,均推定为非法所得,这样大大震慑贪腐!确实,“阳光是最好的杀毒剂”。

要清除腐败,根本的办法不是“严打”,“老虎、苍蝇”抓是抓不尽,因为终将“春风吹又生”,而思想道德教育又是长期的、艰巨的系统工程,因此体制改革才是“良方妙药”。除了完善法律体系、提高公民素质教育和上述的完善用人制度、健全惩戒机制及信息公开制度等,关键还在于简政放权,取消政府对经济不必要的干预和管制,让市场机制在经济中起到应有的作用,以及取消繁琐的政府规章,从根源上切断官员的权力寻租链。

 

书籍名称:《腐败与反腐败的经济学》

作者:兰小欢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